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九阳谷之少年张无忌与雪岭双姝(12)作者:lidongtang



字数:10733
前文:


*************************************

〈官,贫道见你骨骼清奇,是万古一见的奇才!右上角的,你便点了吧!
光棍们要快乐啊,哈哈!

评论区正在搞征文活动,建议大家可以参加一下。评论一下之前的章节包括对后面章节的建议,让我有更好的参考。

武青婴:「暧昧戏最能展现一个演技派女演员的演技了,这个角色非我莫属,真姐她只能演些醉奸啦,迷奸啦的戏。」

观众:「扯犊子,快xx,快xx!」

张无忌:「这句话我最爱听了,众位老少爷们嘞,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们啦!
这次我们呢要演的是通奸……「

观众:「扯犊子,你一直又没走。」

张无忌:「小弟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两集都不会有奸。」

观众:「滚粗,不行就换人!」

卫璧:「我可以,我可以!让我来,我来这集就会有奸!让我来吧……」
武青婴:「去你娘的!小弟,咱们到屋里研究一下剧本,我有好多暧昧的情节要和你揣摩揣摩。」

观众:「快xx,快xx……」

*************************************

第十二章青婴渡酒撩无忌

武青婴轻拭着玉体,也清洗着白天里的劳累。今日,她从南谷捕回了一只羔羊。自从被三人捕捉几次后,野羊群已经变得警觉,为了捉杀这只羊羔,武青婴只搞得香汗淋漓。背负着羊羔走了数里地回到小屋,她已是汗流浃背,疲累不堪。
然而回到小屋时,卫璧依然酒醉酣睡,武青婴连和他吵架的欲望都没有了。
她忍着腥膻,将羔羊剥皮切块,放到瓦罐中煮熟。

虽然自己煮食的羊肉膻味很重,不很好吃,然而食物的入腹填充让武青婴顿时精神了很多。吃了羊肉,她感到浑身一阵发热,白天里汗湿的衣服黏黏的粘在身上很不舒服,心烦之下也不去叫醒卫璧吃东西,自去潭水里洗浴。

随着两只小手在身上轻搓缓揉,武青婴感觉娇躯渐渐变得滚烫起来,一股痒痒的感觉从腿股间散溢出来,心中忽然有了一种像要发泄的欲望。她俏脸绯红的看了看四周,只见月朗星稀之下,唯有潭水微漾,芦苇飘摇,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她一个了般,不由咬着花瓣般的红唇,小手拂过了白玉般的光洁小腹,向腿间摸去。

随着葱指按在了那颗小小的红豆上,武青婴花唇间不由挤出了一声娇吟。蓦地有一根粗长白洁的物事在脑海里一划而过,她的双目顿时变得迷离起来,那物事和她的私处一样,根处都是光光洁洁,寸草不生……

在小手灵动的揉动之下,牝户内花缝头里的那颗红豆开始充血,慢慢的涨大,包围着玉臀的潭水也渐渐的荡起一圈圈涟漪。

……

随着「呀」的一声尖脆吟叫从小嘴里迸出,武青婴娇体剧烈的颤栗起来。半晌后,随着欲潮的逐渐退却,武青婴满足的呼了口气,只觉得双腿发软,在水里几乎站立不住,玉肌上又出了一身香汗,湿汗津津的,便蹲入到水中,用手擦洗着牝户上从花径里流下的阴液。

泄身后的武青婴感到脑海里变的格外空灵,心情也舒畅了很多。正擦洗身上的汗水时,蓦地心间生出周围有些异样的直觉,似乎……似乎有谁正在窥视着自己,微微慌乱的她没有转头,双目却向窥视目光的来源处瞟去。

虽然什么也没有看不清,武青婴却明显的感觉到不远处芦苇中一双眼睛正贪婪的盯着自己,目光灼灼,有若实质。她的心中顿时又羞又怒,暗道:「这死鬼,成天只喝酒不去打猎,什么都让我干,不仅让我帮他……还来偷窥我……」转念又一想:「不对,我出来时他还在死睡,即使醒了也应该先吃东西,况且这地方离小屋甚远,他不会这么快就找到……那这个人是谁?莫不是……竟然……竟然被他看到我自亵了……怎么办?」

武青婴蹲在水里想着,俏脸羞的嫣红。她不敢起身,只希望那人及早离开,然而那窥视的感觉却似乎一直存在,武青婴芳心间也变得不能确定起来。

武青婴等了良久,直到身体被冰凉潭水浸的有些发麻,她终于忍不住了,向那窥视目光的来源处瞪了一眼,然后飞快的上了岸去,也不敢擦拭身上的水珠,只胡乱套上罗衣和靴子,然后抱起剩余衣物便向小屋跑去。直到接近小屋时,武青婴才放慢了脚步,看着罗衣下光溜溜的浑圆双腿,芳心不禁又羞又乱,狂跳不止。

因为身上有水珠,罗衣紧贴在武青婴的紧致挺翘的臀丘上,随着跑动两片浑圆的臀瓣来回扭动,极富韵律。两条光洁的美腿浑圆匀称,仿若玉柱般在月下来回摆动。

芦苇丛中,那双满含欲火的眼睛贪婪的看着武青婴跑动的背影,胯间那根肉茎已然硬的发痛,仿佛要涨裂开来般。

武青婴穿上裤子,来到小屋前,发现卫璧正坐在灶边吃她煮食的羊肉。
卫璧见武青婴回来,口中边吃边说道:「这羊肉膻气好重!」

「若是嫌膻,你便不吃!有本事像张无忌去捉鱼来吃!」武青婴闻言怒气勃发,说完再不理卫璧,钻进了小屋。

……

「喔喔……」随着一声低哑的嘶吼,卫璧软绵绵的瘫在了铺上。

〈着手上浑浊腥臊的粘液,武青婴不由感到一阵烦躁。

早上起来,卫璧主动把昨日的羊肉热了,与武青婴吃了。因为羔羊够吃几日,武青婴便也不想去找食物,刚想招呼卫璧去外面转上一转,顺便摘些水果。不料是因为吃了羊肉上火还是怎地,卫璧吃完后忽然性致大发,猴急的拉了武青婴,央求武青婴用手帮他抚慰一下。

武青婴很是懊恼,但是想起昨日对卫璧发怒,又好多日未给他揉弄过,便忍着怒气,半推半就的用小手帮他快活了一把。然而卫璧兴奋之下,一不小心射在武青婴的小手上,他素知武青婴不喜精水,看着她俏脸上厌恶的神情,只好怏怏的躺在那里不说话。

武青婴看着卫璧胯间那根已经瘫软的黝黑细物,其上和周边的耻毛上糊满了黏糊糊的浊液,狼藉不堪,不由更是厌烦,胡乱用卫璧铺上的茅草擦了手,出了屋子,到潭水边再洗净。

洗手时武武青婴脑中却无来由的又出现了张无忌那根粗长肥白的肉茎,心中不由一漾。又想起昨日沐浴时那偷窥自己身体的灼灼目光,武青婴感觉娇躯都似乎发烫起来。洗了手后,她回到屋前,不经意扫了一眼墙角,忽然发现墙体已经开了好几道大大的裂缝。

武青婴一惊,连忙走到屋内,却见卫璧躺在铺上已经昏昏欲睡。她连忙推醒卫璧,说道:「师哥,醒醒,这屋子的墙已经开裂很厉害了,咱们要不要找个法子修补一下?」

卫璧懒洋洋的睁开眼睛,说道:「没事吧。」

武青婴道:「万一倒了怎么办?」

卫璧说道:「秋天少雨,不用怕的,到明年再说吧。」

武青婴急道:「那冬天呢?这墙缝都透风了,会很冷的。」

「到天冷的时候再说吧。师妹,啊……好困,我先睡一会,天气这么好,你出去转转吧。」卫璧说着打了个哈欠。

武青婴听的微怒,便也不理卫璧,心想那羊肉还够吃几日,倒也不急寻找食物,便沿着潭边闲逛起来。

秋高气爽,蓝天碧洗,虽然谷间已经不再如夏天那么燥热,却依然郁郁葱葱,翠绿中却带了一丝墨染,寒潭的碧波随风荡起层层涟漪,愈发显得厚重与深邃。
「这天已慢慢入秋了,你和卫相公难道不准备些入冬的粮食么?」看到树木苍翠中偶而夹杂的一两片黄叶,不知怎的武青婴忆起张无忌说的这句话,想想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存储,本来被刚刚景色开朗的心又烦躁起来。

「哒哒……哒哒哒……」刚逛到水潭的南边,武青婴忽然听到树林深处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心中不禁好奇,便慢慢走了过去。

树林的深处,一颗高大的树剧烈的摇晃着,上面不断落下黄绿色的果子。落在地上的果子武青婴尝过,苦涩难食,她抬眼向上看去,只见张无忌赤着上身,正立在一根粗粗的树枝上,双手摇晃着树干,果子随着他的摇晃不断落地。
武青婴连忙躲到一颗树后,心道:「他弄这些果子干什么?这果子不是不能吃么?」想着,又抬眼向高处看去,只见在艳阳透射下,斑斓摇曳的叶影重重,张无忌侧着的身子被阳光勾勒出一个明暗的轮廓,随着他的用力,肩膀上的肌肉高高的拱起。浓厚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让张无忌的俊俏稚气中透着一丝野性。
「哟嗬~~~」张无忌忽然发出一声长叫,声音高扬嘹亮。

张无忌清越的吼声让武青婴的芳心不由跳了几下,她躲在树后犹豫了片刻,忽然一咬贝齿,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从树后走了出去。

张无忌正用力的摇晃着大树,青黄色的果子如雨点般纷纷从树上落下。微凉的秋风拂过他宽阔的胸膛,力量的恣意挥洒都让他感到格外的清爽,不由发出了一声呼啸。

「无忌小弟,你好呀。」武青婴立到树下,仰起臻首对张无忌脆声说道。
张无忌闻声向下望去,只见武青婴正俏立树下,如花似玉的小脸蛋仰起,被阳光照映的格外娇媚动人。

见到武青婴,张无忌心中立刻涌出恨意,冷冷的说道:「你来干什么?又想使什么坏主意?」

武青婴微微一怔,旋即巧笑道:「小弟还在记恨人家啦?人家可没怎么着你!」
说话间,秋波流转,一双粉唇开开合合,如花瓣般艳丽。

张无忌心间顿时腾起熊熊怒火,一抖双臂,如鹏展翅般从树上跃了下来,立在武青婴面前,大声说道:「没怎么着我?说!你们当日是怎么陷害白猿爷爷的?」
张无忌立在面前,武青婴才发现他比自己已经高了半个头,一种威压感扑面而来。她退后一步,有些微慌的应道:「可不是我的主意。」

「那是谁的主意?」张无忌跟上一步,接着问道。

武青婴更是惊慌,口不择言的说道:「是朱九真。」可是话刚说出口,她心中猛地想道:「他怎会知道我们加害白猿?莫不是朱九真告诉了他?或者是师哥?
啊呀,不妙,这下可麻烦了……「

武青婴接着又想自己竟主动送上门来,不禁又羞又恼。她暗暗寻思如何脱身,一时间却想不到什么好的主意,心中更加的着急起来。

张无忌听武青婴说是朱九真,不由一楞,心道:「莫不真的是朱九真出的主意?」

武青婴偷瞟了张无忌一眼,只见他怔怔立在那里,不由微微奇怪,却听张无忌说道:「你走吧,我讨厌看到你!」

武青婴暗松了一口气,虽然一时还不清楚张无忌转态的缘由,但是却知道眼前这一关算是过了。

「无忌小弟,我帮你捡拾果子好不?」见张无忌转过身去,武青婴忽然壮起胆子说道。

「不需要。你不怕我杀了你么?」张无忌闻言转过身来,愣愣的说道。
武青婴秋波一转,神色楚楚的说道:「小弟你是好人,不会杀我的,你要想杀当日早把我们杀了。」

张无忌看着武青婴旖旎的娇弱神态,心中不受控制的猛跳了一下,说道:「你还是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不想看到我?不想看到我你……还偷看我洗浴?」知道自己已经没了危险,武青婴看着张无忌犹带稚嫩的冷冷脸庞,却不知怎的竟起了调笑的念头,脱口而出的说道。等到说完武青婴才猛地发觉失言,俏脸顿时红如药勺,一双葱白的小手连忙掩住花瓣般的嘴唇,低下头,不敢去看张无忌。

听到武青婴的问话,张无忌顿时尴尬无比,一时呐呐无语,脑海中却蓦地浮现出她昨夜里的赤裸娇躯,一颗心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腰胯间的肉茎迅疾的变粗变硬,把裤子高高支起一个帐篷。

武青婴瞟了瞟张无忌的扭捏神色,又偷瞄一眼他的胯间那高高的拱起,瞬时羞的俏脸微红,旋即芳心内又隐隐的得意。见他有些犹豫,连忙趁热打铁的说:「小弟,反正我闲来无事,便帮你捡拾果子吧,就当我略表歉意。」

……

二人一时无言,一个在树上将果子摇摘下,一个在树下捡拾果子到筐里,然而两颗心都是砰砰直跳,想着不同的心思。

转眼到了晌午,张无忌带的的两个筐都装满了果子。

张无忌跳下树来,武青婴妙目一转,对他说道:「小弟,现在天色不早,我先回去了。」然而说完,她却没有移动脚步。

张无忌见武青婴一双眸子春水般明媚地瞧着自己,心又跳了一下,说道:「到晌午了,卫相公在做饭等你么?」

武青婴听张无忌提到卫璧,心中发恼,嗔道:「他呀,现在就知道成天喝酒,什么都不做,也不知现在醒酒了没有。」

张无忌闻言心又是突地一跳,脱口说道:「那不若我中午请你吃鱼,不然你回去还需做饭,况且现在时已过午,回小屋也有点路程。」说完,微含期待的看着武青婴。

武青婴闻言暗喜,她隐隐等的正是张无忌这句话,但是仍装着犹豫了一下才笑着说道:「那就叨扰小弟了,好久没有吃到小弟做的烤鱼了,嘻嘻。」

张无忌心中也是暗喜,连忙道:「无妨,无妨,你帮我捡拾果子我还未感谢你呢。麻烦武小姐稍后,我去捉条鱼来。」说着,快步走向湖边。

〈着张无忌疾步而去的背影,武青婴长长的呼了口气,芳心仿佛落地了一般,花瓣般的唇角也勾起了得意的笑容,白玉雕琢般的俏脸嫣红。

张无忌捉了条白鱼,回到原地,熟练的去鳞剖内脏,放在篝火上架考起来,鱼肉的香气慢慢在林间弥漫飘散开来,诱得武青婴小腹咕咕叫了两声。

「武小姐,你和卫相公开始准备过冬的粮食了么?」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稚嫩娇纯中偏又带着丝丝狐媚诱惑的小脸,张无忌觉得喉咙发干,没话找话的问武青婴。

「还没……」听到卫相公三字,武青婴心中又是发恼,撇了一下花瓣般的粉唇说道。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拿起筐中一颗黄绿色的果实问张无忌:「小弟,这是什么果子?」

张无忌看了一眼果子,目光不由在那拿着果子的玉润小手上流连了片刻,才暗咽了一口口水说道:「是胡桃。」

「胡桃?」武青婴有些奇怪,旋转着手中的果子观察着,在她的印象中,胡桃是深褐色的,并且比这个要小。

张无忌从武青婴手中拿过果子,轻轻一捏,只听「啪」的一声轻响,那果子裂了开来,露出里面深褐色的果皮。

「原来胡桃外面还包着一层果壳啊!」武青婴瞪大了圆圆的美目,惊奇不已,粉唇微张的说道。

张无忌微微一笑,食指拇指又是一捏,那胡桃薄薄的外壳便被捏碎,露出金黄色的果肉。他把胡桃递还给武青婴,武青婴伸手接过。

当张无忌手掌触到武青婴的小手时,一种又软又滑的感觉传了过来,有如婴儿肌肤般娇嫩。张无忌心中一痒,不由在武青婴的手背上摸了一把。

武青婴俏脸微红,似嗔非嗔的睇了张无忌一眼,把胡桃肉放入口中嚼了起来,只觉那胡桃肉又油又脆,颊齿生香。

张无忌刚刚摸了武青婴一把,实是一时冲动,待两只手分开时才发觉心跳的厉害,连忙低下头去一边装着烤鱼,一边对萦绕在心头的软滑感觉回味无穷。他与武青婴的交往要远远少于朱九真,且对武青婴没有像对朱九真那么大的恨意。
武青婴姿容不在朱九真之下,身上却混杂有稚纯和妩媚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无不带有丝丝诱人的媚惑。

武青婴吃了胡桃,瞟了张无忌一眼,却发现他俊脸微红,低头翻转着烤鱼,嘴角不由又勾起一丝笑容。她从筐里又拿出一颗胡桃,放在手心端详,发现顶端已经微微开裂,里面露出深褐色的壳子。

「小弟,你再帮我捏一个吧。」张无忌正心搔不已的装着烤鱼,忽然听到武青婴娇嫩清脆的声音。他抬起头,只见武青婴巧笑嫣然的伸出小手,手心里托着一颗胡桃。那托着胡桃的小手如浑然天成的美玉般芊巧精致。

张无忌压抑着心跳,摸了上去,只觉武青婴小手抖了一下,顿时热血贲张,手上微微用力的握紧。武青婴却忽然挣开,低声道:「小弟,你帮我捏一下嘛。」
说罢,复又把胡桃递了过来。

张无忌这下不敢造次,接了胡桃替武青婴捏开,托在掌心递还回去。看着从掌心捏住胡桃的葱指,端个白如雪,凝如玉,美如兰。正看到目迷神醉时,他忽然感觉掌心一痒,只见一根葱指正在自己掌心轻轻挠了一下。再看武青婴,只见她面如朝霞,唇如春花,美目含秋,张无忌心中顿时激荡不已,迅速的收拢五指,将那凝脂柔荑包在手心,仿佛攥着一只小雀儿,如不快一点,就会飞跑一样。
武青婴这次没有挣扎,小手任由张无忌握住。二人一时无言,都低着头,感受着手上的异样触感和心房砰砰的激烈跳动。

张无忌对朱九真虽然已经没有恨意,之前却一直怀着一种爱恨交织的情感;
对武青婴之前是一种戒备,现在知道自己功力远胜她,便也不再惧怕与他。
然而武青婴展现的独特媚惑却让他心中满是少年慕艾的激荡。他想不到武青婴竟会主动的撩拨与他,心中如顿被猫儿挠了一般,瘙痒难当,这种感觉即便在和朱九真一起时也是没有过的。他握住武青婴的小手,只觉手心慢慢的沁出细汗,心中纵有万般的念想却又忐忑的不知该如何进行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武青婴忽然低低说道:「鱼熟了么?」声语呢喃。

张无忌这才恍若梦醒,只见白鱼已烤的金黄,脂香四溢,不禁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武青婴的小手。

……

用树叶托着鱼肉,武青婴拿着张无忌递与的竹筷夹了一虚放入檀口,只觉滑嫩无比,口舌生津,不由贪婪的咀嚼起来,花瓣般的嘴唇被涂了一层油光,嫣红妖娆。

张无忌从身后拿出一个坛子,揭开封口,顿时酒香四溢。他将猴儿酒注入碗中,对武青婴说道:「武小姐,你要喝么?」

武青婴横了张无忌一眼,娇嗔道:「还叫我武小姐?」

「那叫什么?」

「叫我青姐吧。」

「青姐……」

「嗯。」武青婴似笑非笑的瞟了张无忌一眼,又说道:「我不喝,你喝吧。」
张无忌一边吃鱼一边自斟自饮,感觉心跳比平时快了好多,刚刚握住武青婴柔荑的爽滑犹在心头萦绕,他很想再次握住那美白的小手,却又似乎没有勇气,不由想道:「我怎地会如此心怯,为何与真姐一起时却不会……」正胡思乱想间,忽听武青婴说道:「啊呀,都过中秋了,天怎么还这么燥热?」

张无忌一怔,心道:「热么?」却又听武青婴说道:「小弟,你的酒也让我喝点吧,解解热气。」

张无忌看向武青婴,为难的说道:「可是我只带了一个碗。」

武青婴俏脸微红,有些忸怩的说道:「无妨,这天端个太热了。」说着,抓起一片树叶,在耳边扇了扇。

张无忌把碗里的酒喝完,重新斟了半碗递给武青婴。武青婴接过酒碗,嫣然一笑,将粗碗放到芳唇边,饮了几口方说道:「这猴儿酒虽是猴儿酿就,世间却又有哪一种酒能比之得上?」

张无忌接过武青婴喝完的酒碗,饶有兴趣的说道:「原来武小姐……」话刚出口,却被武青婴打断:「还叫我武小姐?」

张无忌连忙笑道:「青姐赎罪,想不到青姐对酒深有研究。」

武青婴秋波流转,瞟向张无忌说道:「也没有,只不过我爹爹好酒,跟他耳濡目染,略知一二……」正说着,却见张无忌双目怔怔,盯着碗沿。她随着张无忌的目光看去,只见那碗沿残有一弯水痕,形如勾月,正是自己刚刚喝酒所留的唇印。

「他看着我的唇印干什么?莫不是嫌我?」刚想到这,武青婴发现张无忌漫不经意般把那酒痕向嘴边靠去,装着饮酒把她的唇印覆在了口中。

顿时,一种莫名的燥热感从小腹窜起,在娇躯里迅速的蔓延开来,也不知是猴儿酒的后劲发作还是什么,武青婴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她又饮了张无忌递来的小半碗酒,觉得体内燥热感更甚,便站了起来,对张无忌说道:「这酒劲好大,喝了更热。小弟,我去潭边洗洗。」说着,转身向湖边走去。她走走,只觉芳心狂跳不已,滚烫无比,暗道:「这小鬼,也不是好人,竟……竟肯吃我的口水…
…肯定跟朱九真学坏了……「这时她忽然感觉有两道目光在后背上逡巡一般,那目光灼灼,仿佛要钻进自己的衣内,心中不由羞痒更甚,却没敢回头,只微微加快了脚步向潭边走去。

武青婴在潭边洗了脸,感觉清凉了许多。她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却发觉身子微微摇晃,脚下轻浮,那燥热感慢慢的又在身体里弥漫开来,不由想道:「这酒劲好大。」于是又洗了一次,才转身往回走去。

张无忌一边饮酒一边吃鱼,只觉一股无名的火焰在体内不停地燃烧窜走,那潭水冰过的酒液不仅不能带来清凉,反而助长了体内的燥热一般。他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