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妻子公司里的性解放企业文化 [4/4]


[7]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我不敢相信,她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描述,她跟另一个男人发生性关係的事情,然而,我转念一想,我又有什么感到惊讶的呢,我已经在游泳池和海滩边上,看到了妻子公司里的那些男男女女们,他们根本不在乎向对方袒露敏感部位,也许他们早就相互之间发生过性关係,这就是他们的企业文化吧。

“噢,安妮,谁敢保证杜伟没射精呢,你应该吃两片避孕药……。不然,怀孕了,那可是大事。”我结结巴巴地说。

“老公,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当众脱掉裤子让你看!”安妮顶了一句,说完,她假装做出脱裤子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去吃饭吧!”我不耐烦地说。

晚餐很简单,我和妻子吃了两片麵包,就回到了酒店的客房里休息。 我闷闷不乐地躺在床上,希望安妮能够说一些道歉的话,然而,她却像没事似的,坐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30了,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却不见了我妻子安妮的身影,于是我赶紧冲出房间,直奔楼下的温泉池。

当我来到温泉池的时候,公司里的其他人正泡在温泉池里,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说笑,我妻子安妮也在其中,原来,她根本没叫醒我,就独自一个人到温泉池去了,她似乎并不希望我在场。 我扫了一眼温泉池,看到所有的女孩儿都赤裸着上身,她们的乳房在水面上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诱人,我傻傻的站在温泉池边,就像一个多余的局外人,我根本无法融进他们的公司里。

这时候,安妮从池子里爬上来,她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显然,她又喝醉了,她笑瞇瞇地望着我,然后亲吻了一下我的面颊。

“老公,太好了,你终于来了。……,他们跟我打赌,如果我脱光了衣服,他们也脱光衣服。 ”安妮结结巴巴地说,她的身子依然在摇晃。

“什么?脱光所有的衣服,安妮,你疯了吗?”我惊讶地说。

“老公,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安妮回答,“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到过我裸体的样子,而且,他们也看到了我跟杜伟发生关係,再说了,如果我脱光了衣服,他们也会脱光的,这多有趣啊,这是一种多么温馨浪漫的感觉啊!”

安妮还没等我回答,她就转身走回到温泉池边上,她一下子脱下了比基尼内 裤,内裤落在她的脚踝上,她抬起腿将小内裤踢进了池子里,在场的几个男人发出一阵嚎叫声。 安妮扭动身子,摆出各种夸张的姿势,她的乳房丰满,大腿修长,
离她最近的小伙子,紧紧地盯着她那梦幻般的女性生殖器,她成了所有男人的焦点,安妮赤裸的身子,走进了温泉池里。 接着,其他的男男女女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 安妮跟其他女孩儿聚在一起,她蹲下身子,水面遮住了她的乳房,也许她也觉得,在众人面前大胆地赤身裸体,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毕竟,女人还是需要一点廉耻感才好。

我没有跳进温泉池里,而是坐在边上一边喝酒,一边茫然地望着眼前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 我扫了一眼温泉池,看到梦琳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正在跟一些男人聊天,她的乳房羞涩地探出水面,暗红色的乳头点缀在雪白的乳房上,她兴 奋地说笑着,引来几个男人也跟她一起笑起来。 这时候,一位小伙子贴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梦琳狠狠的捶打一下那位小伙子的胸膛,她的脸羞臊得通红,然后,她直起身子坐在温泉池的边缘上,她不情愿地慢慢分开了双腿,我兴奋地看到,她的女性生Z器完全展现出来,她的阴毛已经刮掉了,两片大阴唇高高的隆起,肉红色的两片小阴唇微微从沟槽内探出来,几个男人都探出头,贪婪地盯着她的女性生殖器,嘴里不时地发出啧啧的讚叹声。

我也探出头兴奋地盯着梦琳的女性生殖器,这时候我听见梦琳自豪地说,“我的屄非常紧,如果你们男人的鸡巴不够硬,根本无法插入我的屄里,不信你们就跟你们的女朋友比一比。”

“噢,梦琳,不要吹牛,我们得试一试才知道,你的屄是不是很紧。”其中一的小伙子挑衅似的说,“不过,不管怎么说,你的屄确很迷人,我一定回去告..诉我的女朋友。 ”

“梦琳,如果你屄真的像你吹嘘得那么紧,你就应该让他试一试。”另一个小伙子半开玩笑的说,其他的男人哄堂大笑,大声嚎叫起来。

梦琳扫了一眼面前围成一圈的男人说,“不行,不过我可以让你们长长见识。”
说完,她用力分开双腿,用手指撑开了她的两片大阴唇,她的肉红色的小阴唇翻了出来,阴道口微微可见,紧紧地闭着,她将食指慢慢的插入阴道里,她的阴道的确很紧,几个男人发出一片喝彩声。 我也伸长脖子,贪婪地盯着梦琳的女性生殖器。 不知何时,我心中的烦恼和嫉妒一扫而空。

[8]

忽然,我听见一个男人招呼我妻子的声音,“嗨,安妮,那边太挤了,坐到我的腿上来!”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艾锭正在招呼我妻子。 安妮笑了笑摇摇头说,

“我不过去,我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想干什么!”

“安妮,还是过来吧,我们不会对你干那种事。”杜伟嚷道,其他的男人也跟着一齐起哄,“安妮,你用不着害羞,我们早就看到过你裸体的样子。 ”

安妮抿嘴一笑,她直起身子,她的乳房一下子从水中跳出,挂着露珠。 她摇摇晃晃地走到艾锭的跟前,艾锭伸出胳膀,一把将安妮搂进怀里,安妮一屁股坐在艾锭的大腿上,她的一对诱人的乳头,在水面上若隐若现。 艾锭伸出大手尽情地揉捏着安妮的小乳头,“安妮,你真漂亮!什么时候能喝你的奶。”身边的几个男人一听,哄堂大笑起来,安妮也跟着咯咯地笑起来。

几个男人和安妮攀谈起来,我紧张地盯着妻子和艾锭,他的大手不住地揉捏着安妮的乳房和乳头,安妮靠在艾锭宽阔的肩膀上,他们俩在耳语着什么,艾锭…
用手指轻轻地揪着安妮的乳头,安妮的脸上露出梦幻般的笑容,她微微地闭上眼睛,尽情地体验着那种难以言表的快感,整个温泉池平静下来。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里,正当我準备离开的时候,倪昆玲赤裸着身子,摇摇晃晃地坐到我身边,跟我攀谈起来,显然,她也喝醉了。 我不想失礼,所以,我跟她你一句我一句的攀谈起来,她说安妮是广告公司里最漂亮的女孩,她们在一起工作很快活。 我一边聊天,一边不时地用眼角监视着安妮和艾锭的一举一动,然而倪昆玲却执意要跟我说话,所以,我只好把头扭过来专心地跟她聊天,而无暇顾及我妻子。

这时候,我仔细打量着倪昆玲,她看起来就像一位刚毕业的女学生,梳着长长的披肩发,鸭蛋型的漂亮脸蛋,尖尖的下颏。 她的乳房很结实,腹部平坦,大腿根部贴在一层并不浓密的阴毛,我一看就知道她没有结婚,我贪婪地盯着她的…肉体,也许是她真的喝醉了,她似乎并不介意我的贪婪目光,她只是一个劲地诉说着自己的事情。

“你想看吗?”忽然,倪昆玲问道,我一惊,赶紧把贪婪的目光收回来。

“看……,看什么?”我结结巴巴地问,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的意识。

“我的肚脐环,你想看吗?”倪昆玲一本正经地问道,然后她将腹部向前一挺。

“噢,当然,当然!”我连忙回答,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给我看她的肚脐环。

“看吧!”倪昆玲说,她将腹部挺起,“这是金环!”

我假装一本正经地欣赏着她的肚脐环,然而,我的眼角却紧紧的盯着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裂口清晰可见,上面贴着一层薄薄的黑色阴毛。

“噢,你真是一位性感的男士,怪不得安妮会嫁给你!”说完,她咯咯地笑
…..

了起来,然后起身离开了,她的身子依然摇摇晃晃,我兴奋地望着她赤裸的背影,惊讶于时髦女孩儿的时尚和大胆。 忽然,我想起了妻子和艾锭,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在做什么,我抬头一看,只见安妮的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而她的屁股已经离开了艾锭的大腿,艾锭直起身子,他那原本高高勃起,硕大无比的大阴茎已经变软了,摇摆着耷拉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我的心头猛然一怔,我妻子可能刚刚跟他发生完性关係,而且他很可能把一股股精液射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

这时候,安妮走到其他女伴身边,她们似乎在说着什么,其中一个女孩儿对艾锭指指点点,安妮兴奋地点点头,其他女孩纷纷尖叫,大声笑了起来。 我茫然地望着安妮,心里在胡思乱想,安妮肯定跟艾锭发生性关係了,她甚至毫无顾忌地告诉其他的女孩儿她那难以启齿的性体验,我茫然地坐在椅子里,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兴奋、嫉妒,夹杂着一丝恐惧的感觉,我不敢想像,安妮竟然会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係,而且她的阴道里还灌满着别的男人的精液。 于是,我起身準备离开温泉池,我不想跟妻子打招呼,我要让安妮看到我的不辞而别,我要让她知道我的愤怒。

第二天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安妮正睡在我的身边,她依然全身赤裸、一丝不挂,床角挂着她的小比基尼泳装。 我望着她赤裸着身子,不想唤醒她。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她才从睡梦中醒过来,她伸了一个懒腰,钻进浴室里去洗澡,大约过了20多分钟,她裹着浴巾走出来,她坐在床边上背对着我。 我本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只好默默地保持沉默,然而,我的心里充满了怒火。

[9]
….

“安妮,昨天晚上,你在温泉池里究竟干什么了?”我压了压心头的怒火,小声地问。 安妮转过身来,兴奋地望着我的脸,她一言不发,而是一把扯下来我的内裤,她掏出我的大阴茎尽情地揉捏起来。

“噢,老公,你别生气。其实,你也看到了,温泉池里实在太挤了,我根本没有坐的地方,艾锭邀请我坐在他的大腿上,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当我坐在他的大腿上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没有穿内裤,他的大鸡巴顶在我的屁股上,而且,他还尽情地揉捏我的乳房,我承认,我感到很兴奋。后来,他托起我的身子,然后再放下,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大鸡巴已经插入我的屄里了。”安妮喃喃自语地说。

“我本想反抗,可是我没有勇气。他的大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快速插入拔出,说实话,作为女人,我感觉很美妙,我无法抵御这种诱惑,所以,我就让他的大..阴茎留在我的阴道里了,后来,周围的几个男人都发现了我们俩正在做爱,我感到很羞愧,正当我準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艾锭却紧紧地抱住我的身子,他用力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里,我感觉他的大阴茎猛烈抽动了一下,我知道他快要克制不住了,于是,我打算起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艾锭紧紧地搂住我的身子,将一股股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里。 老公,请你原谅,求求你不要生气,说实话,我并没有打算让他将精液射进我的阴道里,可是,我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才……。 ”

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安妮支支吾吾地说。

“安妮,我相信你说的都是实话。那么请你告诉我,你跟公司里的几个男人发生过性关係?”我问,然而我却不想听到答案。

“噢,老公。所有的男人,……,至少发生过一次性关係。”安妮说,“但…是,那只是一场游戏! ”

“游戏?”我愤怒地嚎叫了一声,安妮吓得身子一颤抖。

“噢,老公,千万别生气。这只是一场游戏,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女孩儿都喝醉了,我们在议论哪个男人的大阴茎更粗更长,后来,梦琳建议我们亲眼看一看,那些男人大阴茎。我们跟那些男人一说,他们很爽快地脱掉了内裤,他们的大阴茎都高高地勃起,毫无顾忌地展现在我们几个女孩面前。老公,说实话,他们的大阴茎都比你的大,即使最短的,也比你的大阴茎长一寸。”安妮停顿了片刻,抬起头愧疚地望着我。

“然而,艾锭却插嘴说,这种比较很不公平,因为他没有跟我发生过性关係,所以根本无法比较他的大阴茎的大小,杜伟也接过话茬接着说,他虽然跟我发生过性关係,可是还没有在我的阴道里射精过,所以,他还想嚐一尝射精的感觉。 ” ..“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江霖跟梦琳已经在海滩上发生过性关係。 这时候,
孙婷婷建议,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每个女孩都应该跟在场的男孩们发生一次性关係,这样才能客观地比较谁的阴茎更大。 最后,我们几个女孩儿接受了建议,依次跟那个男孩发生了性关係,说实话,老公,我不想隐瞒你,那种感觉很美妙。

“”说完,安妮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默默地听着妻子的叙述,我显得异乎寻常地平静,就像在倾听一个陌生女人讲述她的艳遇,说也奇怪,我竟然难以置信地接受了妻子的混蛋逻辑。 妻子安妮见我并没有愤怒的表情,她竟然将手伸到大腿根部,慢慢地手淫起来,我兴奋地咽了一口唾沫,频频点头。

“老公,如果愿意你听的话,我接着讲。我们几个女孩儿依次跟在场的男孩发生性关係,首先,我跟阿伦发生了性关係,他一把将我揽进怀里,还没等我反黄牛好
应过来,他的大阴茎就已经深深的插入了我的阴道里,并且快速地插入拔出,说实话,他的大阴茎比你的粗多了,而且感觉非常美妙。”“安妮说。我默默地望着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不知道她是喝多了在胡言乱语,还是在说真心话。

“接下来,我依此跟艾锭和江霖发生性关係,他们俩的大阴茎又长又粗,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大阴茎头甚至插入了我的子宫颈里,我兴奋得忘乎所以。 ……,接着,我跟杜伟再一次发生性关係,他是最后一个跟我发生性关係的男孩,他贴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他忘不了在汽车里跟我发生性关係的感觉,这场性游戏还没有结束,说完,他紧紧地搂住我,将他那硕大无比的大阴茎,直直的插入我的阴道里,说实话,根据我的感觉,他的大阴茎是几个男孩中最大的,而且也是最粗的! 此时,我已经跟几个男孩发生过性关係,我的性高潮达到了顶点,再加上,杜伟也是最后一个跟我发生性关係的男孩儿,所以,我尽情地跟他做爱,持续了很长时间,其他的女孩儿也尽情地跟男孩们发生性关係,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害羞的。 大约过了10分钟,杜伟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我的阴道里,一瞬间,
他再也克制不住了,将一股股精液射进我的阴道深处。 ”“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这就是事情的全部,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吗?“”
“是的,这的确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假装不屑一顾地说,此时,我再也克制不住的射精了,就在我妻子麵前,我将一股股精液射到了床单上,完事后,我感觉很懊悔。我觉得自己很愚蠢,我竟然喜欢听自己的妻子跟一打男人做爱的故事,
而且还兴奋得忘乎所以,然而,我不得不承认,听完妻子叙述,我的确感到异常兴奋。

“老公,你不介意我干的那些事情吧!”“安妮噘嘴小声地嘟囔道,然后,
…..

她扯过床单盖在赤裸的身体上,”晚安,老公!“”说完,她倒头呼呼大睡起来。
我望着妻子无奈的摇摇头,现在已经是早晨了,然而她却当成了晚上,我不得不怀疑,他说的这些话究竟是梦话还是实话。

度假结束后,我忐忑不安地度过了一个月,我一直在琢磨妻子跟她的那些男同事干的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尤其害怕妻子会怀孕,我知道,妻子一旦怀孕,孩子肯定不是我的。 幸好,一切都安然无恙,妻子的月经如约而至,我也常常的舒了一口气。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又过了一个月,我也渐渐地忘却了那次度假的经历,我宁愿怀疑那只是一场梦,而不是现实,然而,我知道我是在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