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妻子公司里的性解放企业文化 [3/4]


[5]

安妮又重新戴上了乳罩,我们跟谁大家来到海滩,公司事先租赁了一处沙滩排球场地,周围围上了一圈塑料布,遮住了外面的视线。 孙婷婷和倪昆玲二位漂亮的小姐正在玩排球。 我选了一个气垫躺在上面,默默地望着他们,我竭力保持…..
镇静,然而,我依然觉得很郁闷。 这时候,安妮也加入了排球游戏,这些男男女女们尽情地嬉戏,而那些漂亮的小姐们,穿着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裤上下跳跃,她们大腿根部的敏感部位不时地露出来,排球游戏继续进行,而他们的谈话越来越庸俗,越来越露骨。

过了一会儿,安妮兴奋地喊,“各位,我们玩一场论输赢的比赛,好吗?”

“很好,如果谁输了,谁就脱衣服!”艾锭接过话兴奋地喊道。

“噢……!”几个小伙子一边吹口哨一边兴奋地喊叫。 安妮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她的脸上露出淫蕩的笑,她喊道,“如果你们男人输了,就脱游泳裤,如果我们女人输了,就脱乳罩!”

“一言为定,你们女人千万不能反悔!”艾锭说道。

我知道,她在大学时曾经是排球队的成员。 这时候,安妮跳起来发了一个刁…
钻的球,排球正好落在两个小伙子中间,结果,艾锭没有接到球。 几个女孩儿尖声的欢呼雀跃起来,艾锭狠狠地拍了一下额头,嘴里嘟囔两句,他直直的望着安妮,然后用手指勾住游泳裤,一下子脱了下来。 一瞬间,他的大阴茎跳出来,高高的勃起在他的大腿根部上,我也伸长脖子盯着他的大阴茎,说实话,他的大阴茎并不如杜伟的长,但是却很粗,足以引来那些女孩的尖叫声,我注意到,安妮也贪婪地盯着他的大阴茎,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如此兴奋地凝视过我的大阴茎。

接着,安妮準备发第二个球,她尖声地喊,“嗨,杜伟,準备好了吗,我要发你这个点!”说完,她轻轻地发了一个球。 我不知道安妮是什么意思,她似乎并不想得分。 杜伟不费吹灰之力的救起来球,排球高高地弹起,艾锭奋力一扣,
排球正好落在安妮的身边。 一瞬间,几个小伙子大声嚎叫起来,“安妮,脱光衣
..

服! 安妮,脱光衣服! ”

安妮羞涩地用手遮住了脸,她咯咯地笑着,然后,她用一只手遮住胸部的乳罩,将另一只手伸到背后,解开了乳罩,接着,她慢慢的挪开乳罩,一瞬间,安妮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一下子露出来,她的一对深红色的乳头高傲的挺立在乳房上,在灿烂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性感迷人,那些小伙子连拍巴掌带喊叫,安妮的脸羞得通红,不过她依然在咯咯地笑着。

安妮继续玩排球,她的乳房挑逗似的摆动着,像是在男人面前炫耀。 每当她跳跃的时候,她的乳头都跟着上下跳跃。 在场的所有男人的裤子都被顶起了,显然,他们的阴茎都已经高高的勃起,特别是艾锭的大阴茎。

比赛接近尾声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小伙子都脱掉了游泳裤,他们的大阴茎毫无顾忌地高高勃起着,而女孩们都赤裸着上身,大胆地坦露着乳房,最后,安妮
…..

的队赢了。 比赛结束后,安妮捡起沙滩上的乳罩,不过她并没有戴上,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艾锭的跟前,此时,艾锭正在穿游泳裤,我注意到,安妮炫耀似的挺起胸脯,她的乳房高高挺起,她的乳头正对着艾锭的胸膛,他们俩小声交谈着什么,安妮毫无顾忌地盯着艾锭大阴茎,而艾锭也贪婪地盯着安妮的乳房。

艾锭小声说了两句,然后他将大阴茎向前一挺,正对着安妮的腹部,作出做爱的动作,安妮笑了两声,她摇了摇头,不过她依然毫无顾忌地盯着艾锭的大阴茎。 艾锭没有放弃,他又在安妮的耳边嘀咕了两句,于是,安妮伸出小手扣住了艾锭的大阴茎桿,摩擦起包皮来,紫红色的大阴茎头正对着安妮的腹部,安妮用手指摸了一下大阴茎头,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她咯咯笑了起来。

艾锭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伸出手勾住安妮的小比基尼内裤向前一扯,然后, ..
他探出头贪婪地盯着安妮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安妮尖叫了一声,她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不过,她并没有阻止艾锭放蕩的举动。 突然,艾锭猛的将安妮的比基尼小内裤向下一扯,小内裤一下子落在安妮的脚踝上,安妮尖叫了一声,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一瞬间,她的女性生殖器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她的阴毛并不浓密,贴在大腿根部的隆起上,她的两片大阴唇之间的沟槽依稀可见,此时,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众人面前,她那羞涩的表情,让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安妮赶紧遮住了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她那雪白细嫩的臀部微微地翘起,不过她的乳房依然赤裸着,安妮慢慢的提起小内裤穿上,周围的小伙子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6]

太阳渐渐地落山了,孙婷婷宣布大家先回到酒店休息,晚上10点钟,大家在

温泉浴池聚会。 我和安妮跟在大家的后面,一个接一个的钻进小麵包车里,江霖坐在驾驶席的位置上,而杜伟坐在副驾驶席的位置上,然而,当我们挤进车里才发现,麵包车只有七个座位,我们几个人只能勉强挤在一起,大家吵来吵去。 我好不容易挤到了副驾驶后面的座位上,我本想和妻子挤在一起将就。

这时候,杜伟扭头对我妻子说,“安妮,车里太挤了,到前面来,坐在我的大腿上!”安妮笑着答应了,她甚至看都没看我一眼,就爬到了前排座位上,她依然穿着比基尼小内裤,所有的男人都盯着她那几乎赤裸的臀部,她的大腿根部的两片大阴唇的轮廓依稀可见。

汽车行驶在崎岖的小路上,大家有说有笑,不过我并不想跟他们聊天,我时刻盯着妻子安妮的身体,我有一种预感,杜伟会对我妻子动手动脚。 我的心里充满了一丝嫉妒和怨恨,我探出头去盯着安妮的后背。 起初,安妮坐在杜伟的大腿上,身子微微向前倾,杜伟系上安全带,他装模作样地整理安全带,他的手不断的摸安妮赤裸的乳房,揉捏她的乳头,然而,安妮并没有拒绝。

汽车拐了一个弯,驶上一条凸凹不平的路面上,车身开始上下颠簸。 我一直警惕地盯着安妮和杜伟,我注意到杜伟用一支大手搂住安妮的细腰,而另一只手却在抚摩她的大腿根部,两个人依然在若无其事地有说有笑,不过我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汽车里噪音很大,而且几个小伙子在大声地议论着足球的事情。 其中一个小伙子还扭头问我足球比赛的结果,我敷衍了两句,此时此刻,我根本没有兴趣关注足球比赛,我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妻子安妮和杜伟身上。 路面越来越颠簸,大家不得不抓住车身上的把手。 ….

当我稳住身子,重新注视我妻子的时候,发现她正坐在杜伟的大腿上,身子不住地随着车身上下颠簸,她的臀部时而高高抬起,时而重重落下,杜伟依然用大手紧紧的搂住她的细腰,我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样,于是我放心地舒了一口气。
汽车继续向前行驶,当汽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红灯亮起,汽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然而,我惊讶地发现,安妮的身子依然在上下有节奏的起伏,我探出头去一看,她的比基尼小内裤已经被扯到一边,她的左侧臀部完全露出来,此时,我猛然意识到,杜伟可能已经将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我妻子的阴道里,他们在做爱,确切地说他们在性交。 一想到这些,我就感到万分紧张,我环顾四周,人们依然在有说有笑,他们没有注意到安妮和杜伟的反常举动。

绿灯亮起,汽车继续向前行驶,我探出头去焦急地盯着妻子的身体,她的屁股依然坐在杜伟的大腿上,有节奏的一起一伏,儘管我看不到安妮的脸,可是我能猜得出来,她的兴奋的表情,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大约过了20
多分钟,我们终于回到旅馆的驻地。

大家陆陆续续钻出汽车,而我却最后一个下车,我看见杜伟将安妮抱下车,她正準备跟杜伟和江霖走回酒店去,我一把抓住了安妮的胳膊,把她拉到一边。
我愤怒地盯着妻子的脸一言不发,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的脸羞臊得通红,甚至流出了汗。 我见到杜伟和江霖渐渐地走远了,我压低嗓音愤怒地说。

“安妮,你在前排究竟跟杜伟干什么呢?”气愤地问。

“老公,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事!……,我们什么也没干……。”安妮假装胡涂的问。

“什么也没干!你说得轻巧,我就躲在你后面,看到了你跟杜伟干的一切事情,你别想抵赖。 ”我紧逼了一句说。

“老公,别大惊小怪,一点度量也没有。你也看到了,杜伟的鸡巴很大,又粗又硬,而且还高高勃起,我根本无法坐在他的大腿上。所以,他跟我开玩笑说,是否可以将大鸡巴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起初,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一把将我的比基尼内裤扯到一边,就在此时,车身剧烈地摇晃起来,他的大鸡巴就直直的插入了我的屄里,我觉得那完全是一个意外,说实话,他的大鸡巴实在太粗了,撑得我的屄很疼,于是我不得不扭动身子,紧紧的夹住他的大鸡巴,……,你让我怎么办。 ”安妮像是在喃喃自语地说,她的泰然让我感到惊讶,她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安妮说完,她噘起嘴若无其事地望着我,甚至,她的脸上还露出了兴奋的表..
情,“老公,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一个已婚的女人,也不是处女,我没有什么损失,……。”安妮停顿了片刻,继续说,“老公,我跟他干那的事,只是一次意外,再说了,他没有射精。请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