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堕落人妻之雨柔 [2/2]

堕落人妻之雨柔 [2/2]


  这时,老婆两腿大张,上身慵懒地斜靠着,就这样,横陈在福伯的面前。

  福伯的双手从老婆运动衫的前摆伸了进去,没有乳罩,他的双手毫无阻隔地攀上了那对巨乳。

  老婆强烈地呻吟一声,屁股离开椅子耸挺了起来。她两条腿都搭在扶手上,这一耸,整个女阴撞向了福伯的头。

  福伯眼明嘴快,张嘴就叨住了老婆运动裤的裆部,老婆耸也不是,放又放不下,肥美的屁股就这样被吊着。

  福伯的头往后一缩,宽鬆的运动裤被拉下了一截。老婆纤细的蛮腰,白色的蕾丝内裤都露了出来。

  她的脸上像熟透的桃子一般,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种娇羞的样子,令人怜煞。

  福伯鬆开了嘴,两只手抓着老婆的运动衫从她的头上往下脱。老婆「嘤咛」 一声,运动衫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老婆的上身完全赤裸了,福伯的眼睛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光。院子外面嘈杂的声音时不时地传进小院中来,而这里,淫糜的气氛却越来越浓。

  福伯猛地扑上去,抓住了老婆的一对肉乳,使劲地捏弄着,他的舌尖逗弄着老婆的乳头,刚没几下,乳晕上已然出现一些细小的鸡皮碎粒,整个乳头,似要流出乳汁一般。

  老婆双眼紧闭,两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在她的眉宇之间,却似乎显示着她正强忍着一股曼妙的快感。

  她的牙齿已经鬆开了嘴唇,绯红的面颊上还挂着几滴泪珠,但却再也难以抗拒地呻吟了出来。

  「不要啊~~不要~~~弄人家的~~乳房~~~.

  「不弄乳房,要弄小骚穴吗?」福伯的声音带着呼呼的喘息。

  「嗯~~~那~~不可以~~~唔~~~」

  福伯忽然将嘴捂上了老婆还在呻吟的小嘴,他的嘴唇使劲摩擦着老婆娇艳的红唇,老婆紧咬的牙齿在他的舌头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啊~~~唔~~~」热烈的强吻,使老婆的嘴里发出压抑的嘤咛。

  福伯的舌头吞吐着,逗弄着老婆嫩滑的香舌,老婆体内的闷骚已开始宣洩,她的舌头终于和福伯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他们疯狂地拥吻,福伯将嘴里的唾液通过舌尖渡在老婆的香舌上,还逗弄老婆,让她的香舌自己来粘取他舌头上的唾液。

  两个人舌尖对着舌尖,一个是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一个是新婚燕尔的美妙人妻,对着青天,白云,巨树,小花,听着外面世界的喧哗,享受着极至的偷情愉悦。气氛,令人情难自已。舌尖在两人间舔舔弄弄,唾液也是忽沾忽断。

  老婆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梨花带雨的面庞仿如被阳春三月的太阳光普照一般,剎时,春意融融。

  福伯嘿嘿地笑着说:「小柔好骚啊!」

  老婆脸上娇红一片,无比幽怨地看了福伯一眼,她的双手忽然抬了起来,轻轻地捶打在福伯的胸膛上。

  「原来小柔宝贝早就能动了~~~是不是很喜欢被福伯逗啊!」

  「讨厌啊你!」老婆娇羞满面,忽地直起腰身搂住了福伯。

  肉乳蹭着福伯的胸膛,福伯心里激动难当。

  他抬起左手,托起了老婆的下巴,老婆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似幽似怨地看着他。

  福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老婆的嘴唇,说道:「宝贝,张开嘴!」

  老婆顺从地张开了口,并把小舌头伸了出来。福伯忽然把一口唾沫渡在了老婆的舌头上,嘴里急促地说:「快,吞下去!」

  老婆虽觉得不卫生,但却没有杵逆福伯的意思,她乖乖地把唾液吞了下去.

  福伯嘿嘿地笑着,像是挺满意地更加大力地揉搓了几下老婆的乳房。他把老婆从躺椅上抱起来,然后自己仰了上去,又让老婆斜靠在她的怀里。

  老婆的运动裤早就半脱了,这时也被福伯褪了下去,她蜷缩在福伯的怀里,像只柔软的小绵羊,任凭摆布。

  福伯一只手揉捏老婆的乳房,另一只手隔着她的蕾丝内裤抚弄她的阴唇.

  「宝贝,你下面好湿啊!你看--小内裤都把阴毛浸出来了。」

  「嗯~~~你好坏,谁让你~~~嗯~~唔~~逗弄~~~人家~~~」老婆一边娇喘,一边回拒福伯的逗弄。

  「是吗?你老公也这样逗弄你吗??

  「唔~~~不要跟人家~~提老公~~人家~~对不起~~他~~」

  「唔,小柔伤心了,福伯给你抚慰一下心灵的创口。」

  说完,他的手掌不去抚慰心口,却更加肆意地揉弄着乳房。老婆的一对奶子被他蹂躏得全是红红的指痕。

  在福伯的逗弄下,老婆的淫慾更加炽烈,她的身子不断在福伯的怀里扭动,屁股一翘一翘地将骚穴往福伯的手上靠。

  「小柔想要吗?」

  「嗯~~要~~小柔~~想要!」

  「要什么啊?」

  「唔~~不要~~逗人家~~好难过啊~~」

  「小柔只是难过啊,我还以为你要什么呢!」福伯愈加肆意地狎玩老婆。

  「福伯~~~嗯~~~求你~~给我~~~」老婆声音抖颤,头仰在躺椅的扶手下面,因为倒仰充血,她脸上更红了。

  「小宝贝,你不说要什么,我怎么给你?」

  「唔~~~唔~~~唔~~~」老婆带着哭腔,嘴里呜咽道:「要~~你的~~那个~~」

  「什么?我没听清!要说清楚啊~~什么这个,那个的!」

  「啊~~要你的~~~~大鸡巴啊~~~~唔~~唔~~~」老婆难忍淫意终于说了出来,但随即就哭了起来。

  福伯将老婆抱起来趴放在躺椅上,老婆的两条手臂紧撑着躺椅的靠背,然后从她的屁股上扒下了小内裤。

  「啊,小穴已经湿透了!」福伯伸出一根手指向老婆的阴道里蘸了蘸,再拔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老婆的淫液。

  福伯把手指凑近老婆的嘴唇,似乎是下命令的说:「来,小骚货,把你的骚水舔乾净,舔不乾净,我就不操你!」

  老婆扭着又肥又白的屁股,伸出了舌头舔着福伯手指上的淫液,她只怕不乾净,舔完之后,又把手指含在嘴里,仔细一吮了一遍。

  福伯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原来他里面没有穿内裤,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弹了出来。

  老婆回头看到福伯的肉棒,又是欣喜,又是害怕。欣喜的是,这么大的肉棒不知要比老公大几倍;害怕的是,万一把小穴撑爆了怎么办?

  老婆的屁股白白嫩嫩的,上面连一点赘肉的痕迹都没有,她的菊花蕾周围长着一圈淡淡的阴毛,小小的屁眼儿一缩一缩的,看上去十分的娇嫩。

  福伯的手把老婆的双腿撇得大开,从后面看小穴。两片阴唇微微半阖着,淫水在粉嫩的唇肉上散发着光泽。他的双手贴着阴唇壁慢慢地掰开了老婆的肉穴,一丝丝的淫液粘连在阴道口,阴腔里粉嫩的阴肉发散着淡淡的粉红色。里面,几束小肉芽众星拱月般地拢在了一起,肉芽尖上,粘稠的淫液涸成了淡淡的白色痕迹~~~

  福伯把肉棒顶在阴道口,紫红的大龟头轻轻地磨了磨老婆的阴唇。老婆焦渴地等待着他的插入。福伯往后一缩屁股,使劲一插,大肉棒终于毫不留情地插进了老婆的骚穴。

  「吁~~~」老婆倒吸一口凉气,淫液润滑的阴道虽然容纳了粗长的肉棒,但那饱胀的感觉却令肉穴一下子难以适应。

  福伯的鸡巴往外一抽,连带着几滴淫液溅在了老婆的大腿上,嫩红的唇肉也被翻带而出。两人浓密的阴毛交错在一起,上面很快就沾上了粘粘的淫水。

  「唔~~~福伯~~你好~~厉害~~小穴好像~~插爆~~一样~~~

  「嘿嘿~~大鸡巴有没有干到你的子宫啊?」

  「嗯~~人家不~~知道!可是~~花心~~花心里~~好爽啊~~唔~~福伯~~人家还~~~还没有~~见过你~~~这么大~~大鸡巴啊~~~」

  「是吗?比你老公也大?」

  「嗯~~他~~好小~好小呢~~」

婆淫蕩的声音在小院子里迴荡,她的脸上披散着几缕秀髮,一对肥硕的乳房前前后后摇摆着,嫩红的小乳头像是红樱桃般惹人垂涎。

  福伯掰着她的大屁股,忽然伸手在她的臀肉上拍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好重,老婆的屁股上马上泛起了红红的指痕。

  老婆痛得惨叫一声,身子往前一缩,但随即被福伯抱着屁股拉了回来,大肉棒更加有力地插着她的蜜穴。淫水顺着两人的大腿在躺椅上流了一片,肉洞周围的阴毛也被淫液粘得一塌糊涂。老婆从来没有经过这么激烈的性交,嫩嫩的阴唇都有些红肿了。

  福伯又伸手探到老婆的肉穴边,用拇指和食指捏弄老婆的小阴蒂,他捏得好大力,老婆痛得再次惨叫。但痛过之后,更加强烈的快感却不断地冲击着她。

  福伯的手指卷弄着老婆粘湿的阴毛,他猛一用力,已经从老婆的阴唇边拔下了几根,措不及防的老婆痛得更加大声地惨叫起来。

 「啊~~~福伯~~不要啊~~~你厉~~害~又欺负~~人家~~好痛的

  啊~~~唔~~唔~~~「

  福伯嘿嘿笑道:「还有更厉害的呢!你这个小骚货,是不是想让一大堆男人来操你啊?」

 「啊~~啊~~~嗯~~小柔~~只要你的~~~大鸡巴操~~小柔的~~

  骚穴是福伯大~~大鸡巴~~哥哥一个~~一个人的~~~「

  福伯伸出一根手指,在嘴里蘸了些唾沫,然后按在了老婆的菊花蕾上。

  「啊~~福伯~~你又欺负~~妹妹~~摸人家~~屁眼儿~~」

  福伯的手指在肛门的周围转着圈圈,他洋洋得意地说:「福伯给你通通屁眼儿,下次,福伯要破你的处女肛穴!」

  「啊~~啊~~不要~~啊!!嗯~~哦~~人家的~~屁眼儿~~会~~

  会难过啊~~大~~大鸡巴~~哥哥~~不要插~~屁眼儿~~放过~~小屁眼儿~~啊~~「

  「不行!一定要通!!小柔身上的小洞洞大鸡巴都要通!!!」

  福伯的手指慢慢抵在老婆的菊蕾上,嘴里说道:「来,小骚货,放鬆肛门,我的手指一插进去,你就吸气提肛!」

  老婆听从福伯的指示,但她却会错了意,再加上肉棒给蜜穴带来的快感,她几乎已是身不由己。

  「扑哧~」老婆因为松肛劲太大,竟放出了一个屁!福伯让她放鬆括约肌,她却使劲的往外胬肛门,那还噘不出屁来!

  福伯生气地使劲在老婆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老婆又羞又急,两只眼眶中满是泪水。

 「福伯~~啊~~~啊~~唔~~~唔~~不要~~打了~~是人家~~不好~~小柔~~现在给~~你放鬆~~屁眼儿~~你~~插吧~~唔~~唔~~唔~~~「

  老婆说完,屁眼儿旁的褶皱果然慢慢地舒缓了开来,而福伯经过唾液润滑的手指,也开始缓缓地插入。老婆猛一提肛,福伯的整根手指没入了老婆的屁眼儿里。

  「唔~~~」老婆嘴里一声娇吟。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嗯~~里面~~好胀~~像~~像有『那个』一样。」

  「那个是什么?是不是大便啊?你可不要拉出来呦!」

  伴着肉棒的抽插,福伯的手指也开始在屁眼儿里一抽一送。

 「嗯~~哦~~哦哦~~唔~~福伯~~屁眼儿~~好难受~~要出来了~啊~~啊~~「

  「不要怕!那是手指!」

  福伯手指的抽插渐渐加快,而大肉棒也更加迅猛地干着小穴。

  老婆的呻吟里带着哭腔,双重的刺激几令她不能自持。她浑身被快感包围着酥软得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两只手臂软软地斜趴在椅背上。

  福伯忽然慢慢地从老婆的屁眼儿里抽出手指,手指上沾了一些粘粘的黄液。

  他把肉棒也抽了出来,脱却刺激的老婆有些惊慌失措,身体里的闷骚已如山洪般爆发,再加上淫药的催持,老婆现在已是淫慾难当,什么羞耻也忘了。

  福伯抱起老婆翻了个身,他的大肉棒上粘连着老婆骚穴里的淫水,他把老婆的两条腿架在臂弯里,使老婆的大屁股离开了椅子。

  「来,小骚货,用手把大鸡巴插进你的骚穴!」

  「嗯~~福伯~~你好坏~~还要~~逗~~人家!」

  「好,你不插,福伯的大鸡巴可不干你喽!」说着,福伯作势要放下老婆的腿。

  「啊~~哦~~不要~~妹妹不~~要大~~大鸡巴~~哥哥走~~」

  「那就插啊!」

  老婆抖颤着伸出手,握住了福伯的大鸡巴。福伯故意将肉棒在她的手里耸动几下,吓得她险些将大肉棒脱手。

  老婆手握大肉棒,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蜜穴,她腾出一只手,掰开了自己的屄眼儿,往大鸡巴上套去。

  福伯未待她套实,大肉棒一挺,「滋」的一声,鸡巴已深深地干进了老婆的骚穴。大鸡巴「扑滋,扑滋」地顶着老婆的嫩穴,淫水又从交合处汩汩地溢了出来。

  福伯抓着老婆的手,让她自己左右掰开两片唇肉。阴蒂整个凸了出来,大鸡巴在蜜穴抽插的情景,赤裸裸地出现在老婆的眼前。

  老婆舒爽得大声淫叫:「啊~~啊~~大鸡巴!!妹妹~~~小穴~~要烂了,哥哥~~好狠~~福伯~~亲爸爸~~~你要干死~~啊~~~啊~~~你的~~女儿~~」

  福伯听到老婆竟然叫他爸爸,当真是淫火更炽,他的鸡巴更加重重地撞击着老婆的花蕊。他喘呼呼地说:「好!爸的乖~~女儿~~爸爸~~~把你的骚穴喂~~喂~~得饱饱的~~让你的骚屄~~就想爸爸~~爸爸的大鸡巴~~」

 「哦~~哦~~~爸爸~~你~~大鸡巴~~好厉害~~啊~~女儿的~~小穴~~是你的啊~~你用力插~~~插爆它~~女儿~~爱爸爸~~~爱爸爸的~~大鸡巴啊~~~大鸡巴操死女儿~~哦~~哦~~啊~~~女儿要~~飞了~~啊~~唔~~唔~~唔~~女儿~~洩了~~「

  老婆的呻吟里带着哭腔,整个人被淫糜的慾火烧得丧失了理智。她的身体忽然起了一阵痉挛,肉穴把福伯的大肉棒夹得更紧。

  福伯的嘴里也是「哦~哦~~」连声,大龟头突然被一股暖热的湿潮冲击包围在老婆抽搐不止的阴腔里。

  他咬着牙,又狂猛地抽插了十几下,终于在「哦~~哦~~」连声中,将子孙根都射进了老婆的子宫里。

  性交后的老婆软瘫在椅子上,汩汩的淫水混着精水,从她肉穴里不断地流出来,她风情万种地扫了一眼福伯,懒懒地说:「人家要为你怀上小宝宝了。」

  福伯嘿嘿地笑着说:「女儿给爸爸生儿子,儿子长大再操妈妈!」

  「嗯~~福伯你好讨厌~~这么噁心你也说。」

  「呵呵~~刚才是谁啊~~啊~~的叫我爸爸呢!现在小骚妇受不了了。」

  「嗯~~福伯好坏~~坏爸爸~~」老婆的声音低得像虫鸣蚊吶一样,脸上更是娇羞无限。

  「哈哈~~来,爸爸的乖女儿,帮爸爸把大肉棒舔乾净。」

  福伯从老婆的骚穴里拔出鸡巴,伸向了老婆的小嘴。

  鸡巴上粘糊糊的,沾满了两人放纵后的精液和淫水,老婆还从来没有为我口
交过,但是,此刻,只见她微微地伸出香软的小舌头,舔弄起了福伯那粗长的大
阳具。

  「哦~~哦~~~」福伯的嘴里传出一阵舒爽的呻吟…